福島事故發生初期,有些老人家因為恐輻而自盡,這都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悲劇,但是社會上有一群利慾薰心的人不僅樂於利用風評被害製造這些悲劇,甚至操弄這些悲劇,所以我常說對輻射而言,「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我們完全可以預期未來這些靠販賣恐懼的人繼續兜售他們的貼紙,不過現在這些人不會像過去那麼輕鬆了,因為我們的腦子裡裝滿了能揭穿他們口蜜腹劍的知識。